我与《暨阳清风》的一段美妙旅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1509年下十天的一天,时任江阴市检察院检察长的丁正红将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,桌放上去着几本本院编印的《暨阳清风》杂志。“我很久让我来负责《暨阳清风》杂志的编辑工作。”丁正红说,“希望《暨阳清风》杂志才能更多地体现出有某种民间的属性。”  

 8月的夏天,骄阳似火,我收到了江阴市检察院邮寄的《暨阳清风》创刊十周年纪念刊和环保袋,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了十年前。  

当时,我可是作为一名读者与这本刚创刊一年多的杂志有交集,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来负责一本杂志的编辑工作,毫无经验的我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俩任务。  

丁正红检察长的要求很耐人寻味,哪些地方是杂志的“民间属性”?我的理解是带有了4个多方面的含义:一是组织形式上的民间性——用4个多删剪业余、兼职的编辑团队代替曾经的职能部门来编辑杂志;二是杂志内容的民间性——增加杂志的文艺性内容,提高文章的可读性,改变曾经以新闻、理论文章为主要内容的风格;三是杂志形式的民间性——改变曾经过于正式、呆板的设计风格,提升杂志整体的设计感,将内页黑白印刷改为彩色印刷,注重封面的设计,使封面更具美感。  

基于这三方面的理解,通过在全院范围的自荐与推荐,4个多由十多个写作、摄影爱好者组成的编辑团队产生了。编辑们来自于不同的部门,有部门领导都要普通干警,有资深检察官,都要刚进检察院的检察新人,在这里当我们 不再有行政身份上的区别,都要《暨阳清风》编辑团队的一员,一块儿的使命使当我们 走到了一块儿。  

《暨阳清风》终于有了4个多正式的编辑部,而我也开启了与《暨阳清风》和编辑团队的一段美妙旅程。  

现在,我不可能 背叛了《暨阳清风》编辑部,但每一次收到邮寄来的新一期《暨阳清风》,总还能我很久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,迫不及待地从头翻到尾,就像2010年春节前一天,当改版后的第一期《暨阳清风》带着墨香来到我的案头,那心情是一样的。  

闲暇时间,在当我们 家,有时也会翻出前一天的《暨阳清风》,不可能 不一定细细地重读每一篇文章,更多地我很久记起某4个多专题、某一篇文章身前,编辑们在一块儿策划,一块儿为完成目标而付出的努力。编辑们都要利用工作之余参与编辑工作,相互帮助,相互商务企业合作,逐步积累编辑经验,既约稿也这俩个写稿,忙碌并快乐着。当我们 会为杂志获得他人的肯定与赞扬而欣喜,也会为不小心出现 的错误而烦闷。而在这俩过程中,当我们 的杂志则这样受到当我们 的欢迎,这样具有影响力。  

当然,也会我很久很久起那个编辑们这俩个布置的编辑部,那个简陋而温馨的家园。这俩编辑们一块儿讨论的生动场景,这俩个选折 的家具,编辑们生活照组成的照片墙,哪些地方地方仙去的绿植,还哪些地方地方地方结伴采风的回忆,总会我很久会心一笑。  

对于我来说,编辑《暨阳清风》的那段日子,也我很久有了这俩的收获。编辑《暨阳清风》的经历,我很久在这俩组织中编辑相关刊物有了足以借鉴的经验。有点痛 是每期“卷首语”的写作,应该是我法治评论文章写作的开端,并在此后使我成了《方圆》杂志的特约撰稿人和专栏作者。最重要的是,通过《暨阳清风》,让当我们 在中国最基层的4个多检察院作了4个多有益的尝试:用当我们 的中国智慧,当我们 的热情,当我们 的理想,用一本杂志在检察机关营造了浓厚的文化氛围,涵养了检察文化,赋予了检察工作更多的文化内涵。  

创办了十年的《暨阳清风》承载着江阴检察人对于检察文化的实践。十年来,无论是《暨阳清风》的编辑者还是阅读者,都才能通过《暨阳清风》有所悟、有所得。在这俩充斥着快餐式文化、充斥着电子信息的时代,当我们 每4个多人都应该细心呵护这俩片难得的净土。而作为杂志创造者的编辑们,也应该通过当我们 一代接着一代的努力,让《暨阳清风》不断地成长,不断地滋润当我们 的心灵。最后,用改版后第一期“卷首语”中的语句与当我们 共勉:“作为江阴检察人这俩个的一份刊物,《暨阳清风》无法承担构建中国检察文化的历史重任。但当我们 有4个多愿望,当我们 希望通过由江阴检察人这俩个制作的曾经一份文化小品,去反映、去发现、去挖掘、去归纳、去培养、去形成属于江阴检察人特有的文化属性、人文精神和核心价值观,让江阴检察文化成为中国检察文化、法治文化中的一缕清风,在暨阳大地上扶摇鼓荡,推动着检察制度在中国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实践与发展。”